玖州彩票

 
      玖州彩票 > 宣传思想工作 > 廉文鉴赏
穿行于内心的河流
日期:[2017/5/22] 作者:[宝山教育党建] 阅读数:
0

  单位新近搬家,从边城的西北角搬到西南角。与原先相比,去单位步行的时间差不多。早晨上班,习惯于步行,并且早早地走出家门。
  瓦蓝的天空里,清晨的阳光像飘浮的丝绸,那么柔软清凉。从市中心走向单位要穿过楼群、立交桥和田野。一个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事物,一夜之间,又以新面孔呈现出来。夜晚的微风和露水,洗净喧嚣和尘埃,清新在晨光里到处晃动。
  最近几个月走的路很多。如果不是很急的事情,绝不坐车。小区里,一家幼儿园的滑梯和蹦蹦床静静地立在那里,它们忙碌的一天即将开始。蔬菜店早早地打开门,那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紧密团结,散发着田野的气息。
  双脚踏在大地上,内心才能够安稳。在小城,向西而行,马路也和我一样在爬山。因为走得早,这个时候,晨雾刚刚消隐,街上的车辆和人影稀稀落落。列车的鸣笛,偶尔会从远处传过来,心情打开,存在或置身的空间变得异常辽远。
  走到田野的边上,有时候会坐下来。庄稼在微风里摇摆着,墨绿的叶子把阳光切换成斑驳的幻影。八月,庄稼成熟的气息,慢慢向越来越高的天空逼近。我对这样的气息是如此迷恋。与顺遂自然的庄稼相比,我有些“弱不禁风”。我曾那么在意生活里的风霜雨雪。比如某种失意的雨,夏天过去后,它还会在我个人的冬季里持续淅沥。庄稼才是生活的大师,顺势顺时而为,有着自己的燃烧与寂灭,有着自己的春华秋实和梦想。
  散步或疾行,都是一种抵达。走在街道上,看到的是更多的众生,或悠然自得,或行色匆匆,不一而足。人们的各自想法,被遮蔽起来,偶尔通过目光和表情才能显露出来。欲望汹涌,我们被什么裹挟和淹没?有一次,从医院检查完身体后回家。在路上,想到了生命这个宏大的命题。对于个体的人来说,即便目光炯炯能够穿过浮尘,也还有一部分注定成为飘落的灰烬。而生命的意义,就在于能够在浮尘里,为自己和他人增添些许亮色。
  慢慢形成走路的习惯了。不仅仅是早晨,在傍晚,也出去走走。路灯和装饰灯渐次亮了起来,把小城映照得如同夜明珠。人流如织,扭秧歌的,跳健身舞的,活跃在每个大小广场。悠闲的市民,在小区里与亲朋好友吃着烧烤,香气四溢。我成为人群中的一个,不再是一个孤独的个体。
  走路,让我重新认识了城市和自己。城市的化茧成蝶,在于坚韧和飞升的品质。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?由原来的郁郁寡欢,变为现今的心灵松弛。走路对于身体而言,效果是厚积薄发的。晚饭后那种腹胀的感觉,慢慢消失。步行一两个小时之后,不再气喘吁吁呈疲惫之态。更为重要的是,且思且行,让性情变得平和与达观,更多了与大地接触交谈的机会。渐渐地,自己也具有了大地的某种属性——倾向于沉默,回归于本真。
  一个人走路,犹如穿行于内心的河流,在喧嚣中守望孤寂,在孤寂中轻轻歌唱。思想的波光微微起伏,舒缓而宁静,清澈而纯粹。(舟自横)